sweet

本人cp组:盾铁/超蝙/狼队/ec/贱虫/锤基
(本人双担,但还是以上面的为主)
(〃 ̄ω ̄〃)ゞ我不管,我就要他们在一起✧٩(ˊωˋ*)و✧(你够了)

比哈特的马大哒:

#盾铁##EMH# 深夜福利两则
1P是关于小触角紧身衣拉链前开还是后开的问题
2P是巨盾精力旺盛的小秘密

如果大家喜欢的话也许还会继续画EMH深夜食堂哈哈哈!所以!喜欢的话求评论求点梗!(限EMH哦!)

那个,糖果明天要考试了😂😂,所以只能更新一张图了(那分明就是一句话啊喂),大家,考完再见😂😂(感觉自己要炸啊)。

图源:P站  D

乱码君家的猫:

【就是他!不是我!】

求评论爱心推荐(*☻-☻*)


我我我居然忘了打tag!

深巷血舍:

略微血腥注意X

画了两对贱虫(1610和616)

……老早就想画了,其实也没啥好玩的X

弱弱的问一句,有人吃蜘蛛水仙吗


【盾铁】Tony一点都不担心秃顶(一发完

阿浓:

最近累得要秃顶了所以发个以前的小料秃顶文混更吧……






正文:








“你的题目是什么?”Natasha凑过来,看着Tony手里的纸条,一脸兴致盎然。Tony躲了一下没躲开,于是Natasha大声读出了上面的问题:“你最近最担心的事情是什么?”


 


大家都哦——了一声,一齐看向Tony。他有点窘迫,就把纸条握成一个团,随手扔地上了。“呃……我想选大冒险。”


 


“晚啦。”Scott对他竖起食指,晃了晃。“晚了哦,boss。你都说了要选真心话,所以我们得按套路来。”


 


Sam本来表情挺正常的,但是看见Tony这种莫名其妙的反应,立即来了兴致。他喝了一口啤酒,怂恿着说:“说吧,你最担心的是什么?”


 


Tony不自在地抓了抓下巴,扫了一眼大家。但是没用,没人救他,他们这个团体里才没有什么‘见了朋友摔倒要拉一把’的正人君子,他们见朋友摔倒了得笑个一年左右才能停。Tony满怀希望又瞥了一眼Steve——他应该是这个队伍里最正直可靠的人了,属于会一边笑一边拉你起来的那种人。但是显然今天不行,因为Steve也在好奇地看着Tony,明显也在期待下文。


 


Tony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逃不过了。没办法,他只好咕哝说:“我没什么担心的事情。”


 


“胡说!!”Clint高声说,同时用手指狠狠戳着Tony的腰。“胡说!胡说!你肯定有!!”


 


Tony使劲侧过身躲着Clint的攻击,嘴硬说:“真的!没有担心的事!!”


 


他都快躲Natasha怀里去了,一副神经兮兮的样子。Clint不依不饶,一翻身压着Tony的大腿,拿出了训练时的劲头恶狠狠地问:“你自己选的真心话,还想反悔吗??”


 


Tony狼狈不堪地躺在了Natasha的大腿上(还好她看起来倒是光顾着看好戏了,并没有打算把Tony踢下去),抵抗着Clint的进攻。所有人都在附和说:“是啊,你应该说实话的,Tony。”


 


“钢铁侠应该说话算话才对。”


 


“这样赖账可不是好孩子。”


 


Tony扛不住了,他憋着气转向Steve,可怜巴巴地求助说:“——Cap?你打算插手吗?”


 


“Mr. Stark,你应该告诉我们实情。”Peter壮着胆子说,“既然你选择了真心话——”


 


“我选真心话是因为你们他妈的一定会让我和Steve现场干点什么!”Tony恼怒地涨红了脸,“别以为我没听见你们私底下商量的那些话,我他妈才不会当众亲Steve的胸肌呢!!”


 


Steve的脸瞬间涨成了紫红色,结结巴巴地说:“什么?”


 


Tony感到Clint的手稍微松了一点,于是马上再接再厉:“我这都是为了你才选真心话的Cap!你不想救我吗??为了你自己你也应该救我!!”


 


Steve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有些为难。Sam在一旁急吼吼地解释说:“不,Steve,别听Tony的(你什么意思!!),我们没想让他亲你的胸肌,我发誓。”


 


Vision平静地补充说:“是腹肌。”


 


Tony大喊说:“STEVE!!”


 


这时队长已经下定了决心。他动了动,坚定地看着Tony:“说实话吧,这是游戏规则,无法改变的,Tony。”


 


所有人都笑了(除了Tony),为了队长再一次做出的伟大又正确的选择而感到欣慰。Tony一脸震惊地看着Steve,张张嘴问他:“……卧槽,你认真的?你不和我一伙?”


 


Steve用力点点头。


 


Clint发出了胜利的笑声,得意地看着Tony说:“哎嘿,说吧。”


 


钢铁侠咬了咬牙,又狠狠瞪了Steve一眼,最后说:“……好吧。这可不是我自己愿意说的,是你们逼我的。”


 


所有人都眼睛放光盯住了他。


 


Tony放弃抵抗了。他身子一松,结结实实枕在了Natasha的大腿上,轻松地说:“很好。其实我最近这几个月都在担心Steve的头发问题。算算年纪,他差不多也该秃顶了吧?”


 


大家都是一惊,全部把脑袋转向了Steve(的头发上)。Steve一抖,手里的酒杯掉在了沙发上。


 


 


 


 


“是你让我说的,现在还来埋怨我?”Tony趴在床上,眼睛盯着手里的pad。“我说了让你阻止他们,你不听。”


 


Steve坐在床边,手里拿着小镜子照自己的发际线。“可是……呃,我看起来像快秃了吗?我觉得我这个头发还是挺多的。”


 


“秃顶这个事有时候就是一夜之间发生的。”Tony懒洋洋地斜了他一眼。“看见Loki了吗?他可比你年轻——”


 


“Loki都好几千岁了。”Steve反驳他说。


 


“——生理年龄比你年轻多了。”Tony把pad推到了一边,语重心长地说。“但是看看他哦,发际线都退到耳朵后面去了。这个问题你要重视起来,因为如果你秃顶的话,我就不爱你了。”


 


Steve纠结地又看了看小镜子,咕哝说:“真的还没秃……”


 


Tony爬了起来,随手揪了揪Steve的头发。“嗯……现在摸起来还是挺厚实的。你爸爸或者爷爷有没有秃顶史?”


 


Steve不太确定地说:“可能没有吧?我不知道,我没见过我爷爷——”


 


Tony想起来Steve那并不温暖的童年,于是赶紧从后面抱住他,转移话题说:“我给你说啊,我就不担心自己秃顶,为什么呢?因为Howard不秃顶。”


 


Steve扭过头看了看Tony乱七八糟支楞着的那头乱毛,憋了半天才说道:“……是嘛。”


 


Tony点点头,从身后抽过pad,拿给Steve看。“我查过了,百岁老人头发还健在的不是没有,但是肯定都已经很稀疏了。我担心哪天早上醒过来之后,发现你后脑勺的头发都没有了,这多影响形象啊。”


 


“……不会有人只秃后脑勺的。”Steve无奈地说,“而且我的发际线也没有很可怕。”


 


Tony没理他,只是又翻了翻pad说:“这上面说了,好好梳头有助于预防脱发。你看看这些照片,你看看,你想成为这样吗?”


 


一大堆七八十岁的老头子的照片被推到了Steve鼻子下面,他们的发型很统一——只有耳朵上面有一点点头发。


 


Steve打了个寒颤。“不想。”


 


“很好。”Tony满意地说。“我让Friday买了生发洗发露,对你的头发有好处,从今天开始用,我要记录效果。”


 


Steve吃惊地瞪他:“生发洗发露?——可是我还没秃啊!!”


 


“我就是这样未雨绸缪。”Tony亲了Steve一口。“我对你的爱是和你的发量成正比的honey,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爱你吗?因为你头发多。”


 


Steve从鼻子里吭了一声:“哼!”


 


 


 


生发洗发露的味道很难闻,Steve感觉自己天天顶着一头新鲜的姜汁和薄荷味出发去做任务,再顶着陈旧的姜汁和薄荷味回家。


 


“我能不用那玩意吗?”一周之后Steve忍不住跟Tony抱怨说,“真的太恶心了,你闻闻我的枕头,都是那股味道。”


 


Tony抬手把Steve脸上的头发茬拿下来,又用大拇指给他蹭蹭脸。“你看啊甜心,看看你这头发掉的。这很危险,搞不好就要秃顶的。”


 


Steve忍着气说:“总要掉头发的。你洗澡的时候不是也掉头发?”


 


Tony对他做了个鬼脸:“那不一样。我们要防患于未然,如果我今年103岁的话,honey,我绝对每天都用生发产品。”


 


Steve咕哝说:“可是我的枕头很难闻。就好像一个103岁老人的味道。”


 


Tony嫌弃地咧着嘴巴瞪他:“别这么形容,我们可是每天睡在一起的。我怎么没闻到你枕头有味道?你就是敏感。”


 


于是Steve默默地把两个人的枕头换了一下(Tony不知道),在接下来的两天里,Tony一直抱怨说他的枕头有种奇怪的辛辣味,还怀疑Steve睡错了地方。


 


“我才没有睡错地方呢。”Steve反驳说,“我右边你左边,我没那么蠢会错。”


 


Tony只好半信半疑地妥协了。


 


 


 


在用了一个月生发洗发剂之后,Tony终于发现有一点点不对了。他早上在和Steve一起刷牙的时候,无意中瞥见队长的脸上有金光一闪而过。


 


Tony一开始以为自己看错了,眨眨眼睛又瞅了一眼——没错。Steve还在困哼哼地刷着牙,连眼睛都没睁。


 


Tony抽出牙刷,凑过去仔细看了看,然后抬手摸摸。“……别动,我看看这怎么了。”


 


Steve睁开一只眼睛:“什么怎么了??”


 


Tony眯起眼睛,手摸上队长鬓角上的小绒毛。“……你最近有刮鬓角吗?”


 


Steve也抽出了牙刷,满嘴泡沫地说:“没啊,我鬓角没有多少毛的。”


 


Tony心说我也觉得……他又掀起Steve前面的头发,发现他的额头上也冒出了细细密密的绒毛。


 


Steve满嘴泡沫地说:“怎么啦?”


 


Tony放下他的头发,挤出一个假笑:“Honey,我也觉得那个生发洗发露的味道不好闻,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睡觉的心情了,要不然我们停了吧。”


 


Steve怀疑地看着他:“你都逼着我用了一个月了,怎么才觉得难闻?我差不多都习惯了。”


 


Tony掰过他的脸不让他照镜子。“哎呀……我觉得你说得对,现在你还不需要生发剂。毕竟年轻力壮头发多——”


 


Steve挣扎着想照镜子,他知道绝对有什么发生了。但是Tony死捏着他的脸不放手,两个人在卫生间里要扭打在一起了。


 


“……你放手!我看看我怎么了,你放手!!”Steve喷着牙膏沫说。


 


“不放!你看看你都口吐白沫了,来宝贝儿,我们去洗个澡,我顺便帮你刮刮胡子——”


 


“我不用你刮,我自己有手,我不用你刮!”Steve急得眼睛都红了。他不敢太用力掰Tony的爪子,怕弄伤他,毕竟超级士兵发起威来还是很厉害的。俩人都嘴冒白沫,开始抱在一起摔跤。


 


最终正义战胜了邪恶——有点不恰当,因为Steve并没有真的赢。他在被Tony摔到马桶上的时候瞅见了镜子里的自己——满脸绒毛,鬓角变得和大猩猩一样毛发浓密,额头基本被绒毛覆盖,变成了金色的。


 


“——Tony Stark!!”Steve惊恐地看着变成了猿猴的自己。“——Tony,Tony Stark!!”


 


Tony心虚地应道:“哎。我在这儿呢。”


 


Steve想揍他。


 


 


 


队长三天没理Tony,钢铁侠真是急死了。他使出了浑身解数哄Steve,爸爸都叫了不下十次(当然是在晚上的时候),最后舍身取义连续好几个晚上把Steve伺候舒服了,这事才算完。


 


Tony觉得队长真小心眼,不就是生发剂用多了变成猴子么,根本不至于大惊小怪才是。他乖了好几天,又让Friday买了面部脱毛膏(Steve一开始拒绝用那玩意,他觉得很娘),才把他哄好了。


 


Tony又琢磨了一阵子,感觉用药这个办法不好,副作用太大,得施行高科技手段才行。于是他哄好Steve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工作室开始工作模式。


 


Steve一开始没当回事,等他好几次去给Tony送饭发现他都在捣鼓一把梳子的时候,立马警觉了起来:“你在干嘛?”


 


Tony眼都不抬就张开嘴:“啊——”


 


Steve无奈喂了他一口咖喱,同时非常坚决地说:“你为什么在这把梳子上敲敲打打?我不会用的,Tony,你想都别想。”


 


Tony含了满嘴的咖喱,鼓鼓囊囊地回答:“不,你会用的,因为你爱我。”


 


Steve不知道自己该肯定还是否定了。


 


Tony拿起梳子在队长面前晃了晃:“我的发明你还不相信吗honey?安全,有效,立竿见影,你得对自己男朋友的能力更有信心才是。”


 


Steve瞪着那把插满了电线的梳子,很不礼貌地说:“不——我对你有信心没错,但是我对它没有信心。你把我们的梳子弄得好像弗兰肯斯坦——”


 


他注意到了Tony的目光,赶紧改口说:“——我的意思是,这玩意已经不能叫梳子了吧?你看它全身上下哪里像……”


 


“你用不用?”Tony又张大了嘴巴,理所当然地讨饭吃。“我就问你用不用。别废话。”


 


Steve舀了满满一勺子咖喱,全都塞进了Tony的嘴巴里。“我看情况。吃你的吧。”


 


 


 


Tony把梳子做好了,就捧在手心里像献宝一样跑到他和Steve的卧室中,得意洋洋地拿给他看。“我做好了!怎么样!”


 


眼下都快12点了,Steve半倚在床上看书,只开了床头的小夜灯。他放下书,看Tony幽幽发亮的眼睛。“我还想你要是再不从工作室里出来,我就去扛你了。”


 


Tony甩了鞋爬到他身上(Steve掀开被子,暖呼呼的被窝立即向Tony敞开了怀抱),把梳子拿给Steve看。“按摩头皮的梳子,可以微微刺激发根,预防脱发。”


 


Steve撅起嘴巴,掀过被子把Tony盖了进去。“赶紧睡觉吧,你明天不是还要开会?”


 


Tony的脑袋从被子里拱出来,又蹭蹭蹭趴在Steve胸口说:“研究这把梳子真的很难,真的,我为了它掉了好几万根头发了。”


 


Steve的眼神往Tony的脑袋上面扫了一眼,不太确定地说:“所以你也快——?”


 


Tony扔了梳子,扑过去咬Steve的嘴巴:“住口吧你。我就算秃了你也得忍着,分手那是不可能的。”


 


Steve抬胳膊按灭了床头灯,两个人在黑暗中滚到了一起。


 


 


 


队长其实不想用那把梳子的。但是他又没有多余的梳子,总不能去跟Thor他们借。所以第二天Steve还是(不情不愿地)拿起了它,开始梳头。


 


美国队长嘛,某些意义上还是个一百来岁的老头,比如他每天一定要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再抹点发泥(他们那个年代还没有这玩意,得往头上抹油),固定住了,哎呀好看(自认为)。这个步骤是没问题的,一般来说,队长早上洗过澡,再梳头,然后抹发泥,五分钟搞定。但是今天就是个不一般的情况,毕竟他用了Tony给的梳子,传说中的高科技产品,所以Steve的计划被打乱了。


 


简单来说,就是这把梳子带电。Tony不知道从哪里查到的,说用电动梳子可以按摩头皮促进血液循环减缓脱发,他觉得很来劲。但是万能的钢铁侠是不会让自己的男朋友用市场上那些‘明显骗人的东西’的(原话),这种小事岂能难倒他,于是Tony就本着对Steve负责的心态,尽心尽力给队长研究出了按摩梳子。按说这也是好事,Steve试着用了几下,觉得麻麻的挺舒服,就放心大胆地开始一边找衣服一边梳头。


 


梳了一会他就觉得不对劲了。那些头发开始蹦高往自己手上贴,梳过去的时候还啪啪作响。他放下梳子看了看,正好这时Tony也起床进来找衣服。


 


Steve一回身俩人就对上眼了。Tony噎了一下,结巴了一下说:“呃……那个,我刚醒。”


 


Steve点点头,晃了晃梳子说:“我用了这个,还挺舒服的。”


 


Tony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走过去拍了拍Steve的脑袋,又使劲摁了摁。“呃——那什么,你今天没任务吧?”


 


Steve摇摇头。“没有。但是我要去超市,你不是吵吵着想吃香肠卷?”


 


Tony瞪着他的头发说:“要不今天别出门了……”


 


他话音没落,Sam在门口敲敲门说:“Cap?我已经准备好了——”


 


Tony和Steve同时扭头看他。Sam立即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没注意到Tony一边拼命使眼色,只大叫一声:“……你摸电门了?!”


 


Steve马上去看Tony,而Tony毫不犹豫地回击Sam说:“你出去!!”


 


就在队长试图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警报响了。他马上扯过自己的头盔,严肃地点点头:“我们去天台集合。Tony,你去开会,这里有我们,别担心。”


 


Tony眼睛根本没从Steve的脑袋上移开。“……不,我很担心。”


 


 


 


队长一直到战斗完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把梳子显然不是市场那些‘明显骗人的东西’,那玩意功能强劲效果持久——一直到他们回到大厦开始整合,当Steve拿下头盔时,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他的头发上。


 


Steve有点慌,他今天没抹发泥,难道是发型坏了?也难怪,被头盔压了这么久,大概头发都已经软塌塌贴在头皮上了,肯定很丑。但是没关系,Steve一点都不在乎——


 


“呃,Cap?”Clint扭扭捏捏地抠着他的箭头说,“……那什么,你的脑袋开屏了。”


 


Steve一愣,马上去看玻璃。反光很清楚,就跟照镜子一模一样。Steve一眼就看见他的头发都奇迹般地脱离了地心引力,一根根拼命朝天花板上直立起来,这让他看起来就跟一个四下发射光线的太阳公公似的。


 


“——Tony Stark!!”Steve握紧了头盔,悲愤地大吼了一声。


 


远在几公里之外的Tony打了个喷嚏,哆嗦了好几下。


 


 


 


 


“所以?你就别生气了。”Tony抱住Steve耍赖说,“我已经把那个梳子还原啦,保证不会再摩擦起电了。”


 


Steve说:“哼。”


 


Tony把手伸进Steve的头发里,开始揉来揉去。“我给你按摩,人工的,比梳子好用。”


 


Steve说:“哼。”


 


Tony又骑在Steve的肚子上,开始给他捏脖子。“那这一个月的按摩我都包了,全身加腿,一次一个小时,随叫随到怎么样?”


 


Steve说:“哼。”


 


Tony没办法了,开始在Steve身上扭来扭去耍赖:“我都道歉了……不就是孔雀开屏了嘛,你也算试了试新潮发型,省得总是二战艰苦风,人家看见还以为是你爷爷给你梳的头发。”


 


Steve不说话,只撅着嘴巴抬眼瞪Tony。俩人大眼瞪小眼看了一会,最后Tony不干了,往前一趴,咬着Steve的肩膀说:“那你说吧,怎么办,你说。”


 


这回Steve不哼了,他想了想,张嘴说:“我——”


 


“给我加训练量我不干。”Tony又抬起了脑袋眼巴巴瞅他,“反正现在不行,我最近忙死了,再说我们的感情可不是能用训练多少来衡量的。”


 


Steve翻了个白眼,轻轻扭了一下他的脸。“很好,我们的感情也不靠发量来衡量?”


 


Tony呃了一声,眼神儿不由自主往Steve脑袋上瞥了一眼。Steve低头咬了他左脸一口,然后抬手比划了一下:“我这几天想了想,如果我真的秃顶了——”他随意在头上一个很危险的范围里画了个巨大的圈圈,认真地说:“就比如这里。没了,没头发了,只剩下几根,你还……”


 


Tony猛地又坐直了身子,抓着Steve的手说:“你这秃的势力范围有点大,缩小一点缩小一点,你说秃哪里?”


 


Steve鼓起脸看他,气哼哼的。Tony感觉这人吧,果然就不能过了热恋期。想当初他刚跟Steve在一起的时候,那简直就跟神仙一样的生活,想干嘛就干嘛,他说一,Steve不说二,不但不说二,还举一反三给他四五六,那日子过得可爽了。他们的热恋期和别人也不一样,毕竟超级英雄嘛,谈恋爱也很不寻常,比如他俩每次定约会地点的时候,都要根据任务中灭了多少敌人来决定:偶数那就去看电影,奇数就去博物馆。后来这个玩腻了,他们开始进行双人组合战的训练——怎么能够黏在一起还能打死坏蛋,这个难度很大的,不过最后俩人还是练成了。但是这一招他们不常用,毕竟队友们都抗议,一边战斗一边还能翻身骑在自己男朋友身上又默契地同时借力分开,这可是很闪瞎人眼的。


 


他们的热恋期整整持续了八个月,这简直是个奇迹。先不说Steve,就拿Tony来说,他过去认认真真谈过的恋爱加起来好像都不够八个月,结果这一下,跟美国队长的恋情就轻松打破纪录了。Steve很好,非常好,他们就算过了热恋期也总是呆在一起,说说任务啊,聊一些有的没的啊,仿佛永远不会腻。但是他俩总是有脾气的,而且不是小脾气,是大脾气。刚热恋的时候,两个人还都有点扭捏,毕竟这方面经验不足,装一装也是情有可原。时间长了就不装了,对方什么脾气秉性毛病早就摸得一清二楚,闹点小别扭那是家常便饭。就比如现在这个事吧,Tony给Steve用生发剂,他不高兴了,自己得哄。给他做了一把电动按摩梳子,他也不高兴了,Tony还得哄。哎,当初恋爱的时候美国队长可没说自己是个气包。


 


哄就哄吧,谁让Tony做得不对呢。不过说实在话,他俩之间,Tony比较好哄。钢铁侠全身上下都是软穴,Steve说你别生气了我今天训练都受伤了,你看看?Tony就心软了。Steve说你别生气了,我今晚中午都没吃饭现在好饿,Tony又心软了。Steve说你别生气了,你再生气我就病了(不知道什么逻辑),Tony还是要心软。总之他在队长面前就是这么容易哄的人,一点出息都没有。


 


相对来说,Steve就比较难哄。他的难哄体现在各个方面,这是很出人意料的,毕竟Tony以前没觉得这个老头子这么难搞,想当年Steve多温柔啊,追求Tony那阵子简直又体贴又害羞,亲一下都要做三天心理准备。可现在呢,Tony哄起Steve来得衣食住行都照顾到,地主翻身做农奴了。


 


比如有一次他俩吵架,Tony难得下了厨房给Steve煮了一碗意面,虽然硬心儿有点厚,但是Steve还是哼了一声,吃光了。按说吃人家嘴短,吃了就得和好吧,可是Steve不,他还是表现得很生气,晚上睡觉板着个脸皱着眉睡,Tony半夜起来给他理了好几次眉头都不好用。Tony琢磨琢磨,觉得一碗面可能不够,就又给Steve买了好几件衣服回来,然后耐心地让他换上,再抱着队长说:“这么帅!我眼光真好!”(自夸习惯改不掉)


 


Steve高兴点了(但是还没完全好),等晚上Tony蹭蹭蹭过来偷袭他的小兄弟时,也不压着钢铁侠不准碰了。这一个晚上过去,Tony腰都快断了(俩人每次闹别扭之后,Steve都会做得特别狠),一大早俩人哼哼唧唧挤在被窝里开始啃,啃完又舔,Tony就趁机说:“不生气了吧?不生气就给我泡咖啡去。”


 


Steve吸着Tony的脖子说:“生……这个月想要零花钱。”


 


零花钱是他俩之间的黑话,Steve到底是活了一百好几,总有那么一点艰苦卓绝的品质,每次他想买点什么东西,又拿不准主意买不买的时候,就跟Tony要零花钱,意思就是‘我想花一笔不应该花的钱你觉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表现的时候到了!Tony马上抬腿缠着Steve的腰说:“给!不就是零花钱吗!给!要买什么?”


 


Steve小声说:“想给我的哈雷换个轮胎……”


 


别说换轮胎了,这个时候,就算他要把坐骑换成火箭Tony都不带眨眼的。于是钢铁侠当即表示零花钱中午就发,下午俩人就骑着换了轮胎的哈雷一路吼叫着出去约会了。


 


 


所以说这么多的意思就是,Steve很难哄。他太喜欢Tony哄自己了,喜欢到有时候根本就是故意较劲。当美国队长较劲的时候有多棘手呢?就比如现在他在跟Tony纠结自己秃顶的问题,纠结了还没完,他挠挠后脑勺,侧身从床头柜里翻出自己的画本,打开了开始给Tony画各种秃顶示意图。


 


“就比如说,我秃成这样……”Steve咬开笔帽,开始在画纸上奋笔疾书,一小会就画好了一个地中海的自己。“就这样。”他翻过画册面向Tony,“你就要甩了我?”


 


“呃。”Tony想点头的,可是他又不傻,这个时候就应该当仁不让撒点谎。“不不不,这个发量我是可以接受的。”


 


Steve怀疑地看了他一眼,又开始画。“那如果这样呢(巨大的圆形斑秃)?或者这样(全秃)?还有这样(只剩下前面几根头发)?这样(只有后脑勺那几根)?”


 


Tony心说你这是对自己有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要画那么多秃顶的自己。他学乖了,一律嗯嗯嗯好好好,特别诚恳,一点嫌弃的感觉都没有。


 


Steve终于画完了,抬眼看看Tony,无辜地就好像小狗。Tony心又软了(又不是他的错他心软什么),俯下身抱着Steve说:“哎呀别这么看我,你这不是还没秃嘛。”


 


Steve摇摇头,轻轻推开Tony,又重新翻了一页画纸,想了想又开始画。


 


Tony深吸了一口气,试探着说:“……你还画啊。”


 


Steve嗯了一声,飞快地在画纸上画出一个没头发的Tony(还好胡子还在)。“你要是变成这样,我也爱你。”他敲了敲画纸,继续在上面画。“这样也爱(巨大的圆形斑秃),这样也是(地中海)。还有这样(只剩下前面几根头发),包括这样(只有后脑勺那几根)。”


 


Tony汗颜地看着一个个风格迥异的秃顶自己跃然纸上,Steve甚至还给他的脑袋上面加上了亮光。这挺公平的,秃顶的Tony Stark依然光芒四射。


 


最后Steve把画转过来,对着Tony认认真真地说:“你看,你都秃成这样了我还是爱你,所以以后等我们都很老了,没头发了,你也不能嫌弃我。”


 


Tony觉得一瞬间他的心软成了一壶机油,或者一滩泥,再或者Dummy的防滑胶垫。他憋了半天,最后抠着手,有些不好意思地吭哧说:“我不嫌弃你。”


 


Steve小声说:“我知道。”


 


Tony抽出画本扔到一边,趴过去抱住了Steve。“还生气么?其实我不是怕你秃头,我就是觉得好玩。”


 


Steve点头。“嗯。但是你还得哄我。”


 


Tony笑了,抬头咬住Steve的嘴唇:“哄。明天早上我做饭。要零花钱吗?”


 


Steve迟疑了一下,说:“……要。我想买新的床,我看见有那种水床——”


 


“傻蛋,那是情趣床的。”Tony的屁股往下压了压,夹住了Steve的下体。“明天就去买,你有任务吗?”


 


Steve的手伸进了Tony的睡裤里,吻着他说:“有……”


 


俩人还想说什么,但是眼下最重要的不是那个。他们滚进了床里,Friday贴心地调暗了灯光。


 


 


 


 


END


 


 


 


彩蛋1:


 


 


Tony又发明了一种可以自动剪头发的剪子,传说人坐在那里,那玩意就可以自动给你理发。


 


Tony好说歹说把Steve按在了椅子上,并且再三保证说:“宝贝儿,你得信我,这是我的最新发明,以后咱们剪头发可以想要什么发型就做什么发型,试一试呗。”


 


 


 


彩蛋2:


 


 


Steve试了。


 


 


 


彩蛋3:


 


 


 


那把剪子疯了——Tony发誓他给Dummy戴上假发做实验的时候,那剪子好好的,给Dummy剪了个蘑菇头。但是轮到Steve的时候,它疯了。它一剪子把Steve中间的头发给贴根剪掉,让美国队长有了一个又宽又明显的中分线。


 


 


 


 


彩蛋4:


 


 


Tony试图安慰Steve说中分也是很流行的,虽然分的那条线比较宽,但是比Steve以前的三七分好看。


 


 


 


彩蛋5:


 


 


 


Steve快气哭了。


 


 


 


彩蛋6:


 


 


 


Tony强迫所有复仇者都不准嘲笑Steve,而且亲自给他剃了头发。其实Steve板寸也很帅的,但是他的身心受到了伤害,Tony说什么他都不信了。


 


 


 


彩蛋7:


 


 


 


Tony给Steve买了新的棒球帽,上面写着很大的:不是秃顶。Steve不肯戴,Tony特别委屈。


 


 


 


彩蛋8: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Steve屏住呼吸,握着电动剃须刀,走近了熟睡的Tony。Friday问他:“Captain,要调量灯光吗?”


 


Steve说:“嘘——”


 


然后他把罪恶的黑手伸向了毫不知情的钢铁侠。的头发。


 


 


 


彩蛋9:


 


 


 


一大早所有的复仇者都被Tony的尖叫吵醒了。一夜之间,钢铁侠变成了地中海,只剩下耳朵上方的一圈头发。


 


“Steve Rogers!!”Tony掐着Steve的肚子说:“你居然敢背后下黑手!!”


 


Steve无辜地看着他:“陪我一起剃板寸把。”


 


 


 


彩蛋10:


 


 


民众们发现,复仇者(的男人)们突然都变成了板寸,短短的头发贴着头皮,似乎某种神秘组织。


 


Steve满意了,Tony发誓他再也不要和Steve的头发有任何瓜葛。


 


 


 


真完






唔……感觉大盾秃顶了也好可爱!hhhh




最近想写大盾的个人系列文,就像肥啾那篇若我独行似的基本不涉及cp那种,不过哪辈子动笔还不知道……啊,感觉身体被掏空_(:з」∠)_

0yongyong0:

#拟兔化#lof点梗~一窝各个世界的铁兔·~有一只小兔兔差点就溜进去了-0-~ 

考试减更通知

其实糖果最近要期末考试了,所以更新量会减少一些,(好吧,其实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更新(✘_✘)),真的要抱怨啊😂😂,为什么我们会考的怎么晚▄█▀█●给跪了,但是,糖果会在考完后再回来和大家一起玩的😉,估计会在月底了吧,那么,民那桑,要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