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

本人cp组:盾铁/超蝙/狼队/ec/贱虫/锤基
(本人双担,但还是以上面的为主)
(〃 ̄ω ̄〃)ゞ我不管,我就要他们在一起✧٩(ˊωˋ*)و✧(你够了)

【盾铁】棺材与项链(吸血鬼AU/一发完

阿浓:

emmmm治愈自己的产物,今天心情有点郁闷,所以写了治愈自己吧= =一口气写完的,没有修改




也算是给胡子盾的宣传文,一些梗是为了应景胡子盾那个本子写的。明天就开预售了,刷个存在感。预售链接




警告:吸血鬼au,有一点点的sf的感觉(很少很少很少),有关人血提及,不适的小伙伴谨慎阅读。




1


 


 


他从黑暗中醒来。


 


这里很黑,什么都看不清楚。他的嗓子火辣辣的,仿佛好多天都没有喝水,也仿佛有人往他的喉咙里灌了至少三杯辣椒酱。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尘土的气息,闻起来厚重而有压迫感。他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接着慢慢坐起来,感到全身一阵酸疼。


 


他这是怎么了?


 


他抬起头,觉得脖子一侧疼痛难忍。还好这时,他的眼睛已经慢慢适应了这昏暗的光线,所以渐渐可以看清这个房间的样子。这是个样式奇特的屋子,棚顶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原因,看起来是拱形的,中间部分看上去要高出很多。墙壁是黑乎乎的一片,没有光线看不清楚。他再次咳嗽了一声,慢慢挪动着双腿,踩在了地上。


 


他决定起身找一找门。这个屋子没有门,至少这样黑漆漆的一片中,他没有看到门。这不合情理,也有些让人心慌。他将涌出的恐惧情绪死死地压在了心里,不让它出来——恐惧一旦爆发,再想抛掉是很件难的事情。现在不能慌,这可能是个梦,或者他梦游了——


 


这不是梦。”突然,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这样绝对安静的环境中,有个人陡然出声,是会吓死人的。他刚刚才憋回去的恐惧再次冲了出来,这回没能压制住——他被厚重而难闻的空气呛了一下,随即站了起来,下意识地转向发出声音的地方,飞快地往后退了几步。


 


“……停。”那个男人说,这回他的语速微微加快,“停。后面是我的棺材,请不要踩到它。”


 


[棺材]这个词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能提供任何帮助。他已经恐惧到了极点,却也硬生生停下了脚步,一时间进退两难。身后是一口棺材,面前是个看不清楚样子的男人,哪个更令人害怕?


 


他紧紧闭上了嘴巴,就算在这种极度的惊恐之下,也没有发出声音。接着那个男人动了——他站了起来,可以看到原本和墙壁融为一体的一团黑色,突然变得高大了。那男人左右走了两步,顿了顿之后,慢慢说:“……你比我想的要勇敢。”


 


他死死盯着那团黑影,默不作声。或许对方也看不清自己?如果那人突然袭击,应该如何应对?


 


男人却好像看穿了他的想法,深吸一口气之后,问道:“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依然不吭声。那个男人却仿佛一点都不在意,而是继续问:“——你知道你是谁吗?”


 


他突然愣了。他是谁……他是谁?他叫什么?


 


他觉得脑子中一团浆糊,只半张着嘴巴,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


 


男人轻轻叹了口气,说:“那孩子咬错了位置……”


 


接着男人突然大跨步朝这边走了过来。他心中一凛,马上本能地往回退,接着屁股撞到了什么东西。随即他反应过来:是那口棺材!


 


就在这瞬间的迟疑中,那个男人已经走近了他。接着男人一把将他搂在怀里,手轻轻摸了一下他的眼皮。“……你还需要再睡一会儿。睡吧。睡吧。”


 


他闭上了眼睛,再次陷入了黑暗当中。


 


 


 


2


 


 


 


Tony第二次醒来的时候,感觉头痛欲裂。


 


他呻吟了一声,一时间分不清这是梦里还是现实。四周黑漆漆的,就犹如之前的那个梦。Tony飞快地眨着眼睛,心跳渐渐快了起来:头顶上依然是那拱形的天花板,扭头看了一圈,没有门。


 


Tony猛地坐了起来,耳朵能听见血液呼啸而过的声音。他经历过这个,他经历过这个,这个房间里有一口棺材,右边有个男人——


 


男人


 


Tony强忍着剧烈的头痛,猛地一转身,戒备地瞪着自己的右侧。房间里还是很黑,他刚刚醒过来,还不能完全适应,所以那里对于Tony来说,只是一团漆黑。未知最是能带来恐惧,Tony在紧张中,听见了一丝奇怪的声音,接着他反应过来,是自己沉重的呼吸。他赶忙闭上嘴,想了想,又从脚上把鞋脱了下来,当做武器拿在手里,眯起了眼睛。


 


Tony兀自僵持了几分钟,直到感到手酸之后,梦中的男人突然出声了:“……你拿着鞋做什么。”


 


Tony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为了给自己壮胆,立即大吼一声,然后把鞋甩了出去。那边只一声轻响,接着传来衣服摩擦和轻轻的脚步声:那男人走了过来。Tony的汗都出来了,立即去脱另一只鞋,结果还没等摸到鞋带,男人便已经来到他的身边,同时轻轻抓住了Tony光脚的那只脚腕,又慢慢给他把鞋穿了上去。


 


“……不要扔了,打不到我的。”男人低声说道,“你记得你是谁吗?”


 


Tony心中一动,想起了刚刚的梦中,也有同样的问题。他咬着舌头一声不吭,那男人也不恼,只慢条斯理地帮他把鞋穿好,然后站直了身子,又问了一次:“你叫什么?”


 


Tony还是不说话。那男人伸出手,抬起了他的下巴,似乎在端详。然后他颇为困惑地自言自语说:“……时间已经够了啊,怎么还没想起来?”


 


Tony察觉到这个人又要摸自己的眼皮,他回想起梦中的最后一幕就是这个。他赶紧抬起胳膊,打掉了男人的手,大声问道:“你他妈是谁?!要干什么??”


 


男人似乎愣住了,便松开手,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需要我点灯吗?”


 


Tony反问他:“这个房间里有棺材吗?”


 


让他感觉意外的是,男人居然很大方地承认了。“是的,我的床。”


 


Tony确定了,那不是梦。他摸着自己身下,应该是床,还有褥子什么的。他感觉心中的恐惧已经慢慢被好奇淹没,就大着胆子又问:“……你他妈是谁?这是绑架吗?”


 


男人非常和气地说道:“我是在弥补我们的过错。”


 


接着他可能注意到了Tony一直在揪身下的褥子,便问道:“这床你睡着舒服吗?抱歉,我们这里没有床,所以我从医院的停尸房里偷来的这个。”


 


Tony手上的动作停了。


 


那男人还在继续说:“我只睡过棺材,所以不太清楚你们喜欢睡什么样的床。”


 


Tony松开了揪着褥子的手,然后慢慢,慢慢地挪到了床边,接着腿一软,从上面摔了下来。


 


男人反应很快地一把捞起了他,一直平淡的语气中,终于有了一点关心:“你怎么了?”


 


Tony感觉自己似乎闻到了停尸床上面散发着的味道。他抓着那个男人的手,捂住嘴巴,说:“呕——”


 


 


 


3


 


 


Tony认为自己遇见了一个很诡异的情况。他终于看清了这个男人的脸——他说自己叫Steve Rogers,别的都没有透露。Steve面色透着不正常的白,有一头耀眼的金发和清澈的蓝眼睛。他的手指很长,指甲颜色有点粉,看起来没做过任何工作。Steve穿着一件漆黑的斗篷,这衬得他都快白的发光了,整个人裸露出来的部分,简直像涂了荧光剂。


 


现在他们正坐在一张长长桌子的两端,一言不发地瞪着对方。Tony还在消化刚刚Steve告诉自己的一切,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仿佛有一万个生锈的齿轮正在艰难地运作着,同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刺耳又吵闹。


 


“……所以。”不知道过了多久,Tony终于艰难地开口了,“所以,你是吸血鬼?”


 


Steve坐在他的对面,嗯了一声。


 


Tony认为他可能还要吐。现在他们已经离开了之前的那个房间——据Steve的说法,那是他的卧室——眼下正在一间新的屋子里。这儿灯火通明,到处都是蜡烛和油灯,把Steve苍白的脸色晃得有点恐怖。


 


Tony抠着他裤子上的一个破洞,麻木地说:“……我不信。”


 


Steve轻轻叹了口气,说:“你已经看过镜子了,你脖子上的牙印——”


 


“谁都可能给我咬成那样。”Tony迅速回答,“这是什么新型绑架方式吗?”


 


Steve摇了摇头,刚要说话,突然门开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走了进来,冒冒失失地说:“Steve!那个人——”


 


接着他看见了Tony,立即睁大了眼睛。Steve扭头看着他,温和地说:“Peter,你没敲门。”


 


Peter没说话,只瞪着Tony不眨眼睛。Tony皱起眉,感觉这孩子有点面熟,是在哪看见的来着……


 


Peter舔了舔嘴唇,有点结巴地说:“你、你好!很抱歉咬了你,我刚刚开始独立捕食,一慌神就咬错了地方……真的对不起!”


 


他顿了顿,看着茫然的Tony,又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恢复记忆了吗?”


 


Tony扭头看看Steve,又看看Peter,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还好对面的Steve站了起来,走到Peter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关系的孩子,我正在和Tony谈论这件事。我相信他不会怪你的,好吗?等我们谈完,我保证会去找你。”


 


Peter点点头,又看了一眼Tony,才走了出去。Steve关上门,低着头站了一会儿,接着转过身来,微笑着面对Tony:“抱歉,Peter对于咬了你这件事,一直在自责。”


 


Tony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摸了摸脖子,带上了八分相信:“……你们他妈的真的是吸血鬼?”


 


Steve点了点头,拿了一把椅子(Tony注意到那是某种动物的骨头组成的,这让他立即坐如针毡),放在了Tony的旁边,坐了下来。


 


“我没有骗你,也不想骗你。如果可以,我也不想把你带回来……”Steve摇了摇头,似乎很遗憾,“但是Peter的第一次捕食,不但咬错了地方,而且喝掉太多血,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


 


Tony呆呆地看着Steve,没说话。


 


Steve微微露出了牙齿,Tony看见了他两颗又尖又长的虎牙。“我们——嗯,我们靠吸食人血补充营养。”Steve选了一个不怎么友善的开场白,于是Tony马上往旁边挪了挪。


 


“……别紧张,我们只在必要的时候,吸食一点点血液。”Steve立即抬起手,解释说,“你们将吸血鬼描述得过于可怕,可是我希望你知道,第一,吸血鬼不会把人弄死,第二,被我们咬了之后,不会变成吸血鬼。”


 


Tony感觉心中的一个大石头落了地,他带着希望问道:“……所以我还是人类,是吧?”


 


Steve点了点头,又想了一下,接着说:“——唔,我还是简单说吧。吸血鬼在这个世界上的数量并不多,而且我们的成熟期很慢,年幼的吸血鬼需要年长的吸血鬼来带。我们要定期吸食人血,但是平时其他食物也吃,并不只是靠喝血为生。”


 


Tony心有余悸地摸着Peter咬过的地方,那里有两个很深的牙印,现在摸着还很疼。


 


Steve继续解释道:“但是——你知道的,人类也不是那么好捕食,如何不被发现,如何适量取血,都是小吸血鬼需要掌握的知识。Peter第一次独自捕食就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作为他的监护人,我真的感到很抱歉。”


 


Tony说:“他——”他发现自己的嗓子因为紧张而沙哑了,于是赶紧咳嗽几声,接着说:“他,我是说刚刚那个Peter,他咬了我?他喝了我太多的血?”


 


Steve点了点头。“是的。我们对血液的摄取量有着严格的控制,既不能伤害到你们,也要足够满足我们的身体需要。年轻的吸血鬼是很难掌握这种量的,所以他们往往前几次独自捕食,都会喝得太多,或者完全不够。”


 


Tony觉得自己可能被那个倒霉的小吸血鬼吸干了脑子,不然之前怎么会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


 


然后Tony突然又记起一件事:“那——呃,那你们刚刚说的[吸错地方了]是什么意思?”


 


Steve叹了口气,稍微露出了懊恼的神情。“……这也是我作为监护人没有尽责。Peter太紧张了,吸血鬼进食的地方应该是你们的大腿,而不是脖子,这很危险,对于人类来说,有可能会造成很可怕的后果。”


 


Tony觉得自己应该拿出一点受害者的权利了,于是他板起脸,一副‘你说吧我听着呢’的样子。


 


Steve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弹了几下,斟酌着字句说道:“……这很难解释。我们吸血鬼有一种很特别的能力,就是在吸血的时候直接摄取人类的记忆。但是这需要咬在靠近大脑部分的血管上才能实现……”


 


“那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咬我们的脑子?”Tony打断了他。


 


Steve抬眼看看Tony的脑袋,摇摇头:“我不喜欢咬人类的头发,而脖子是最好的选择。”


 


Tony还是没听懂,于是Steve换了个说法:“就这么说吧。离大脑越远的地方,就越难摄取记忆,所以吸血鬼一般喜欢咬人类的大腿。当我们吃饱之后,就会在你们的脖子上再来一口,吸一点点血,这样你们就会把最近这一个小时内的记忆都忘掉,不会记得我们,不会记得被袭击过,不会记得吸血鬼。”


 


Tony恍然大悟:“……你们就是这样保护自己的?”


 


Steve点点头,温和地笑了:“是的。不过这也有可能会出现失误,因为摄取记忆是很精密的工作,有很多吸血鬼掌握得不太好。于是就有人还残留了这部分回忆,虽然他自己也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


 


Tony再一次摸了摸脖子,感觉自己听懂了:“……所以那个兔崽子——我是说Peter,他没咬我大腿,而是直接咬了我的脖子,还他妈一口气喝了个够?”


 


Steve露出了些许窘迫:“……是的,很抱歉,Peter扑倒你的时候,我正在买苏打水,等赶过去时,你已经变成傻子了。”


 


Tony立即感觉气急败坏:“——你他妈说谁是傻子!!”


 


Steve捂住了嘴巴,又放下手,带着歉意地说道:“我真的很抱歉,我已经尽全力恢复了你的记忆,不过可能还有一点点的遗漏。不过好消息是,你已经记起来自己叫什么了,是吗?”


 


他故作轻快地耸了耸肩,露出两颗白惨惨的虎牙。


 


Tony认为他这是恐吓,不过可恨的是,自己敢怒不敢言。他还有无数个问题想问,但是那些话在心中转了几个来回,最后只变成了一句话:“……那么,为什么是我?”


 


Steve不解地歪了歪头。


 


Tony指着自己,重复了一次:“我是说,为什么要选择我?是Peter选的吗?”


 


Steve一愣,随即摇了摇头。“不,是我帮他选的捕食对象。”


 


他遇见了Tony的目光,又补充说:“因为你看起来很好吃。”


 


大概对于吸血鬼来说,这是夸奖吧,可是Tony却并不这么认为。他想给这个吸血鬼一拳,但是对方强壮的身材告诉他:做梦吧。


 


“……谢谢。”最后Tony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


 


 


 


4


 


 


 


“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Tony问Steve。


 


他们回到了Steve的房间,谢天谢地,那里已经点上了蜡烛,看起来比之前要可爱多了。


 


……不,不可爱,因为房间里有一口黑漆漆的棺材,和一张停尸床。


 


Tony觉得又开始恶心了。他抓着骨头椅子坐了下来,尽量不去看那两样东西。“我……咳咳,我在这里几天了?”


 


Steve走过去,脱下了他的斗篷挂在一边,接着走到棺材旁边,怜爱地摸着那盖子。“两天,明天我就把你送走。”


 


Tony松了一口气,想看表,可是没有。他抓抓脸:“呃……能问问现在几点了吗?”


 


Steve立即回答:“凌晨两点十分。”


 


Tony眨眨眼睛,Steve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里有时间。我们讨厌白天,所以现在正是活动的时候。”


 


Tony了然地点点头:“哦对,你们不能见太阳。”


 


Steve居然摇了摇头:“这倒不是,我们可以的。传说我们见了太阳就会死,这不准确。其实是因为吸血鬼的眼睛非常敏感,阳光会让我们很不舒服,而且过于强烈的阳光会伤害吸血鬼的皮肤。”


 


Tony看了看Steve苍白的手臂,感觉这可能是真的。他耸耸肩,故作轻松地说:“好吧……那我明晚就可以回去了?”


 


Steve笑了:“是的。那么你现在想睡觉吗?”


 


Tony看了一眼那张停尸床,立即拒绝了:“……不要了,谢谢。嗯……虽然有点麻烦,但是我想问问,你还有别的床吗?”


 


Steve眼睛一亮,拍拍自己的棺材:“你是指这个?”


 


Tony衡量了一下,感觉睡棺材好像比睡停尸床好一点(也没好到哪去),就艰难地点点头:“对——呃,差不多吧。有吗?”


 


Steve想了想,然后对Tony摆摆手:“跟我来。”


 


他重新拿起披风,披了上去,又从柜子中,拿出一件戴帽子的斗篷,给Tony穿上。接着Steve靠过来,慢吞吞地说:“我带你去个地方,但是我得给你弄一点吸血鬼的气味,不然其他人会认出你。”


 


Tony有点紧张,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很相信Steve,就同意了:“好。”


 


Steve捧起Tony的脸,在他的耳朵上蹭了几下,又稍微咬破了Tony的耳垂,接着抬起手,把自己的手指咬破一点点,又摸上了Tony的伤口。


 


“嘶……”他躲了一下。


 


“没事的,稍微混一点点我的血,他们就会辨别不出你。”Steve安慰说。


 


他的动作很轻,一会儿便好了。准备做好了之后,Steve又从脖子上拿下了一个项链,给Tony戴上。“这是我们家族的链子,Rogers的家徽,没人不认识。”


 


Tony低头看了看,上面是个小小的圆形的盾牌,蓝白红相间,中间是个星星。


 


他笑了:“你们吸血鬼是不是只见过星星?”


 


Steve对他眨眨眼睛:“我还见过月亮。”


 


两个人都收拾妥当之后,Steve就带着Tony走出了房间(原来门在半空中,需要爬上去)。等他们出来之后Tony才注意到,原来这是一个天然的地下洞穴,又大又深,就仿佛一个小型的地下城市。


 


吸血鬼在黑暗中一样可以视物,而Tony就不行了。他跟着Steve往前走了几步,就差点摔倒,最后Steve不得不拉着他的手,带着他走。两个人大约走了十分钟,Steve说:“到了。”


 


Tony不禁拉紧了斗篷,有些紧张。


 


Steve捏了捏他的手,接着一步走上前,敲了敲门:“Thor?在吗?”


 


几秒钟之后,有人跑过来打开了门。一个块头比Steve还大的吸血鬼笑着站在门前,大笑着说:“哦Steve,吾友!”


 


他拥抱了过来,Steve显然也很高兴见到他。Tony站在一边没吭声,等那俩人抱完了,Steve才转过身来,把Tony拉进来,介绍说:“Hey,这是Tony,你知道的,Peter咬错的那个……我带他来挑一张床。”


 


Thor立即仔细地看了看Tony,接着关上门,小声说:“……你给他遮盖了?”


 


Steve点了点头:“是的,用了一点点血,应该够了。”


 


Thor凑近了Tony,似乎在辨别。Tony大气都不敢出,像根木头一样站在原地,一动都不动。几秒钟之后,Thor笑着退开了:“还行,盖住了。你带他出去可得小心点,搞不好会惹事的。”


 


Steve笑着拉过Tony,摇着头说:“没关系,我心里有数。”


 


Thor给他俩到了一杯什么东西,Tony就着烛光也看不清楚,一扭头见Steve喝得很欢,就怀疑这是血,于是便谨慎地没有碰它。


 


Thor笑着问Steve:“照顾人类很辛苦吧?——哦你好,我叫Thor,是Steve的好朋友。”


 


他没有伸出手,好像吸血鬼和人类的礼节不一样。Tony摘下了帽子,小声说:“你好。”


 


Steve对Thor说:“我就是来挑张床给他,Tony不太想睡他们人类那个床,想试试我们的棺材。”


 


Tony心说我他妈才不想试棺材呢,要不是你偷停尸床给我……接着那边的Thor很热情地说:“哦是吗?老天啊,人类很少主动要求睡棺材的,Tony,你很有品味。来吧,我这里有很多棺材,你看你喜欢什么款式的。”


 


Tony拘谨地说:“不用——呃,不用,我就要最简单的就行。”


 


Thor夸张地做了个鬼脸:“最简单的?胡说八道,Odinson家里没有最简单的棺材!!”


 


Tony揪着衣服角角,有点心虚地回答:“我没有挑选这个的经验……”


 


Steve咳嗽了一声,说:“Thor?要不然你把桃木的那个给我吧,桃木睡起来很方便。”


 


Thor立即打了个响指,对Steve说:“说对了老兄,我觉得桃木要比榆木舒服,其实椴木也挺好的,要不然你让他试试柚木?”


 


两个吸血鬼开始讨论起来什么棺材睡着最舒服,Tony停了一会儿,感觉太诡异了,就走神去看桌子上的那杯饮料。他探头过去,只见里面是黑乎乎的液体,闻着有一点清香,不是血。他大着胆子捧起杯子,试着喝了一口,有点甜,还挺好喝的。


 


不一会儿,那边已经商量完了。只听Steve对Thor说:“那就花梨木吧,样式也好看,就要你上个月新做的那个。”


 


Thor对他竖起大拇指:“没问题。”


 


Tony放下了杯子(他已经喝完了),舔舔嘴唇说:“买了吗?”


 


Steve嗯了一声。“买了,Thor是我的好朋友,所以只要了材料钱。”


 


Thor搂着Steve,对Tony说:“早上之前我会派人送到你们家去,保证不会耽误你睡觉。”


 


Tony的目光游移了一下:“谢谢……”


 


Steve拍了拍Thor的胸口:“那我们走啦,我带Tony去吃点东西。借我一盏灯?我出门的时候没带。”


 


Thor说没问题,就去里面拿出了一盏油灯,递给他们。Steve接过来,拉着Tony对自己的朋友说:“那我们走啦?回见啊。”


 


Thor把他们送到门口:“回见,老兄。”


 


离开了Thor家,Tony跳过一块大石头,问Steve:“他给我们喝的是什么?”


 


Steve轻巧地跨过一条细流:“茅膏菜和虎耳草的混合汁液,很好喝吧。”


 


Tony吐了吐舌头:“我以为是血呢。”


 


Steve笑了一声:“傻瓜,血不能保存的,如果超过两个小时还不喝,就会拉肚子了。”


 


Tony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接着他们俩又走了很久,一直到洞穴很深很深的地方,终于看见前面有光亮了。


 


Steve吹灭了提灯,对Tony说:“把帽子戴上,我们到集市了。”


 


Tony马上扣好帽子,走过去拉住Steve的手,亦步亦趋地往前走。不一会儿,四周就渐渐热闹起来。


 


吸血鬼的集市和人类的差不多,很多人坐在那里喝酒,讲笑话,吃东西(盘子里好像是牛的头),哈哈大笑。Tony觉得新奇,就一直左右看,感觉很有趣。幸运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吸血鬼都面色苍白,还有一些皮肤黝黑的吸血鬼,这就让Tony的肤色不那么突兀。不过有一点相同的就是,所有的吸血鬼看上去都非常俊美。


 


Tony靠近Steve,小声说:“你们这个种族长得真好看。”


 


Steve扭过头看他,有些惊讶:“是吗?我怎么没看出来。”


 


Tony白了他一眼,没说话。两个人走了一会儿,只见街上有卖吃的,还有卖吸血工具的(针头针管),以及各种小道具,摊主叫喊着可以瞬间把人类吓晕。Steve笑了,贴着Tony的耳朵说:“这都是哄小孩玩的,成年吸血鬼不需要这个。”


 


Tony看见还有卖人体模型的,看起来很吓人。不过他再仔细看看,原来是给小孩子准备的超大型气泡水,开口在大腿那里,咬破了就能喝。


 


“……那里面是什么?”Tony问Steve。


 


“一些饮料,各种味道的。”Steve回答,“或者癞蛤蟆的黏液,我们很喜欢那个。”


 


Tony想露出恶心的表情,但是感觉很没礼貌,就憋回去了。


 


两个人走了一会儿,Steve问他:“饿不饿?吃点东西吧。”


 


Tony点了点头,又担心地说:“你们吃什么啊……”


 


Steve耸耸肩,指了指两边的牌子:“你看看想吃什么?”


 


他俩就牵着手,一家一家走过去。Tony震惊地发现,吸血鬼很喜欢吃烤牛头和蝙蝠汤,还有卖新鲜血液的,价格很高。


 


“这都是他们晚上才从人类身上取回来的。”Steve悄声说,“卖给那些忘记喝血的吸血鬼。我们必须每隔两周就要喝一次血,不然很可能会导致死亡。”


 


Tony眨眨眼睛:“……这么可怕啊。”


 


Steve笑了一下:“是啊。怎么样,有你想吃的吗?”


 


Tony拒绝牛头和蝙蝠,癞蛤蟆以及人血自然也得排除在外。他逛了半天,最后找到一家店还算正常,里面卖烤鸡。


 


“我们吃这个吧!”Tony拉着Steve说。


 


那人点了点头,跟着Tony进到了店里。


 


 


 


5


 


 


 


等早晨六点的时候,两个人便回到了Steve的家中。Thor已经把棺材送过来了,花梨木的,样式比Steve那个小巧一点。


 


Tony又困又累,可是看着棺材,他真的觉得不想躺进去睡觉。那边Steve已经脱下了斗篷,招呼Tony:“要洗澡吗?”


 


Tony揉着眼睛:“去哪里洗?”


 


Steve指了指门外:“我家旁边就有一条小瀑布,你去洗一洗,然后休息睡觉。等你起来,我检查你没问题了,就送你回去。”


 


Tony一想要在小瀑布里面洗澡,觉得还是算了。他脱掉了斗篷,没精打采地说:“我去洗把脸吧……”


 


Steve说好,就很热心地帮忙把棺材盖推开了。Tony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拿着毛巾,跑了出去。


 


 


 


睡在棺材里的滋味很不好受,不过不得不承认,棺材还是很舒服的。Thor有很好的手艺,他把棺材做得非常舒适,还用了特殊的香料,把里面弄得很香。Tony仰面朝上躺着,觉得有点奇怪,又侧躺,面对着棺材壁心里又很不舒服。


 


他翻来覆去了好久,那边Steve突然问:“Tony,睡不着吗?”


 


Tony有点尴尬:“嗯……”


 


Steve翻身坐了起来:“要我帮你盖上盖子吗?”


 


Tony赶紧说:“不用了不用了。”


 


那边安静下来,Tony咬着嘴唇,还想说话,就问Steve:“……你也没睡着啊。”


 


Steve笑了:“是啊。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和你说……”


 


Tony一动,不小心踢到了棺材板,赶紧又缩回腿:“呃,怎么了?”


 


Steve有点迟疑,顿了顿才回答:“Tony……其实按照规矩,在送你回去之前,我要把你在这边的记忆消除掉的。”


 


Tony愣住了。


 


Steve等了一会儿,听他没有回答,便继续说:“可是我不太想把你的记忆消除。”


 


Tony无意识地把手按在自己胸口上,轻轻问:“为什么?”


 


Steve在那边翻了个身,咕哝说:“因为记忆是很重要的东西,所有的记忆都是你的宝贝,我不应该随意拿走。”


 


Tony垂下眼睛,想了想问道:“那如果我保证,不会告诉别人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你还会将它删除吗?”


 


过了好久,Steve才回答:“……不会的。”


 


然后他又补充:“因为我也不想让你忘了我。”


 


Tony浅浅地笑了起来。他闭上了眼睛,小声说:“谢谢你,Steve。”


 


“……不客气。”


 


 


 


“嗯……那我走了。”Tony依然套着那件斗篷,有点不自在地对Steve和Peter说道。两个吸血鬼来给他送行,Tony的家离吸血鬼住的地方比较远。


 


Peter对Tony说:“Stark先生,我很抱歉,我以后不会咬错地方了。”


 


Tony对他眨了眨眼睛:“咬错了也没事,只不过下次别咬我了。”


 


Peter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Steve拿起了Tony的皮包,然后走上前,回头对Peter说:“那我先送Tony回家,你的禁足还没结束,回去呆着吧。”


 


Peter撅起嘴巴,不过很听话地点了点头。


 


接着Steve靠近Tony,低头看看他脖子上的链子:“……这个就送给你了,戴着这个,以后没有吸血鬼来咬你。”


 


Tony握住了那个小小的盾牌。


 


Steve故作轻松地对他一笑,说道:“抱住我,可以很快就到家的。”


 


Tony睁大了眼睛:“你飞回去吗?”


 


Steve狡黠地眨了眨眼睛:“不告诉你。现在,抱住我。”


 


Tony慢慢走上前,抬手搂住了Steve的脖子。接着在失去意识之前,Tony听见Steve贴着自己的耳朵说道:“——我可能会来找你。”


 


他闷哼了一声,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在自己家的门口了。


 


Tony一时间有些踉跄,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他的皮包放在脚边,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Tony四处看了看,现在正是深夜,周围寂静得可怕。他轻轻喊了一声:“——Steve?”


 


没有人回答他。


 


Tony低头看了看自己,斗篷和项链都在,就仿佛他做了一场真实的梦。


 


Tony独自站了好久,最后拿起了皮包,朝家里走去。


 


 


 


 


尾声


 


 


 


两个月之后,快递公司给Tony打电话,说他有一个包裹。Tony正在工作室,就说:“送进来吧,我在家呢。”


 


他放下电话,走出工作室,去给他们开门。几分钟之后,一个一人多高的包裹被运了进来,最后放在了院子的地上。


 


Tony目瞪口呆,看着那玩意说:“……卧槽,这是什么东西?”


 


“不太清楚,Mr. Stark。”快递员擦了擦汗,又拿出快递单,让Tony签字。“上面只写了贵重物品,真是好重啊……顺带一提,您的项链真好看。”


 


Tony立即露出了笑容,龙飞凤舞把字签了。“谢谢。”


 


那些快递离开之后,Tony找来了剪刀,用了十分钟才把包装拆开。当里面的东西露出一个角的时候,Tony就几乎不能呼吸了。“……天呐。”


 


他加快了速度,把剩下的包装纸全都拆掉。很快,一口花梨木的棺材就躺在了他的院子里。


 


Tony感觉心跳加速。他舔着嘴唇,摸着上面的花纹,然后扒到了棺材盖的一侧,用力一推——开了。


 


Tony更觉口干舌燥。他忍住了心中的悸动,轻轻把棺材盖子推开一个小缝,那头耀眼的金发立即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操你的,Steve!!”Tony失声尖叫。


 


Steve躲在阴影里,抬眼对Tony一笑:“Tony。”


 


Tony觉得又要吐了。他想念了两个多月的人突然出现在一口棺材里,这是在做梦吗?


Steve苍白的手伸出了棺材,摸了摸Tony的脸,像是回答他心中的疑问似的说道:“——我说过了,我会来找你。”


 


Tony握住了他的手,忍不住踢了一下棺材:“……那你来这么晚!!”


 


他的上半身钻进了棺材里,给了Steve一拳,接着又和他别别扭扭地抱在了一起,小声说:“……谢谢你回来看我。”


 


Steve摸了摸Tony的耳垂:“谢谢你没有忘记我。”


 


他们相视一笑,Steve拉下了Tony的胳膊,再一用力,那人就整个都翻进了棺材里。


 


“这样躺着多舒服啊。”吸血鬼狡黠地说道。


 


Tony躺在他的怀里,突然觉得棺材也没有那么可怕了。他们挤挤挨挨地搂抱在一起,Tony抬手抱住Steve,感觉心中一直没能舒缓的思念,终于慢慢被填平了。


 


和Steve在一起,大概就算是在棺材里,都不会觉得恐惧吧。


 


 


 


 


 


END


 


 


彩蛋:


 


 


抱了很久之后。


 


“……Steve,我怎么把你推进房子里?这口棺材太重了。”


 


“呃——”


 


“……你他妈就不能直接走过来吗?!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和棺材一起寄过来!!”


 


“可是吸血鬼一般都用棺材做定情信物的……”


 


“闭嘴!”


 


 


 


 


FIN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应该是没有了😂。不过写完了以后真的治愈了自己,感觉我还能爱盾铁两年(不

评论

热度(289)

  1. 一盒米sweet 转载了此文字
    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