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

本人cp组:盾铁/超蝙/狼队/ec/贱虫/锤基
(本人双担,但还是以上面的为主)
(〃 ̄ω ̄〃)ゞ我不管,我就要他们在一起✧٩(ˊωˋ*)و✧(你够了)

烧死情侣

咦喂喂:

红蜘蛛:“我已经忍了很久了,再先声明,我也是有cp的TF,只不过这个世界观硬生生拆散了我们,然后你们这一年两次情人节什么意思?虐狗一次嫌不够?!”


烟幕:“这次我同意红蜘蛛的观点。呵呵,但我是单身贵族。”


红蜘蛛:“你何必五十步笑百步呢。我这有个团,你来不来?”


烟幕:“什么团?”


红蜘蛛:“烧死情侣,我是团长,你是副团长。目前就我们,再一起招TF去。”


烟幕:“行吧...”


第二天大黄蜂自己登门找上了烟幕,一脸坚决申请入团。烟幕拍拍大黄蜂的肩膀:“兄弟,我懂你。”


他们兴致勃勃拉老好TF隔板入了团。烟幕掏出小数据板,这阿尔茜的名字边点了点,盘算茜姐应该很好搞定。


阿尔茜:“我不介意把小飞的灵魂招回来陪我过七夕。我是不会加入你们这丧芯病狂的组织的。”


烟幕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掏出另一块小数据板,记下几行字:“目标二:飞过山×阿尔茜”。


红蜘蛛羡慕汽车人的时数不多,在他寻寻觅觅才在霸天虎找到一个单机——毒蜘蛛的时候,他也有希望过自己是汽车人;毕竟汽车人单机多。


两个女王站在一起,商量半天,最后毒蜘蛛摆摆手表示必要的时候再出手,剩下红蜘蛛气得踩着高跟鞋直跺脚。


也就只能招这么多TF吧。


烧死情侣开始行动了。


目标一:震荡波×声波。


红蜘蛛:“这个简单。我们再把他扔赛博坦去;赛博坦就像他的老家,我们老喜欢往那扔他。”


说得跟你老家不是赛博坦似的。


不过计划之外的是冲云霄也跟着震荡波走了。声波一愣一愣的狂给震荡波发信息提醒七夕要到了。


烟幕:“完美。”


他用红杠划去目标一,顺便也划去了目标五:“冲云霄×通天晓”。


轮到目标二,烧死情侣的汽车人很负责的摆满了阿尔茜的舱室。


阿尔茜:“这些都是什么?”


烟幕:“十字架,大蒜,佛珠,道符。”


阿尔茜:“干什么用的?”


烟幕:“装饰用的。听说蓝星的女孩子都喜欢这些。”


目标三:打击×击倒。


于是毒蜘蛛出手了。


隔板:“我们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


红蜘蛛:“毒蜘蛛没真正把打击大卸八块,她只是把打击关起来了。”


一切都太顺利了。


目标四:千斤顶×救护车。


大黄蜂:“救护车,千斤顶有向你坦白吗?”


救护车:“坦白什么?”


大黄蜂:“他没说把你的扳手炸掉的事吗?”


救护车:“没...普神!这个炉渣的爆炸狂!真是欠修理!”


千斤顶:“Doc,你听我解释——”


烧死情侣名声大震,令每一个有cp的TF深感恐惧。一部分试图拯救爱情的TF准备与烧死情侣拼死抵抗。


当烧死情侣将贪婪之手伸向了终极目标六:“威震天×擎天柱”时,两方首领坐不住了。


擎天柱:“大黄蜂,你还小,加入怨气这么重的组织不适合你。”


大黄蜂:“大哥,你让路障来劝我吧。”


擎天柱:“烟幕,你竟然还是副团长?烧死情侣是小天使干得事?”


烟幕:“想当初我在G1也是一老油条...世界观所迫,不能怪我。”


而威震天则认为行动比语言更有说服力,照常将红蜘蛛揍得普神都不认得。


威震天:“想拆散我跟擎天柱?做梦去吧!”


七夕临致,烧死情侣一个个兴奋起来了。虽然目标六不能划上红杠,完成前五个目标也是小有成就感的。


结果震荡波带着冲云霄回来了;阿尔茜把驱鬼用品全扔了;打击逃出来禁闭室;千斤顶制作了一个巨靓的扳手送给了救护车。


烧死情侣看着一对对花前月下谈情说爱的情侣,感受到了世界深深的恶意。


但他们不会放弃。桃树盛开的暗根下,凄凉阴森的山谷里都回荡着他们的声音——


烧死情侣!


好吧,换句话吧。


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评论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