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

本人cp组:盾铁/超蝙/狼队/ec/贱虫/锤基
(本人双担,但还是以上面的为主)
(〃 ̄ω ̄〃)ゞ我不管,我就要他们在一起✧٩(ˊωˋ*)و✧(你够了)

[盾铁] Tony得到了一只老虎宝宝(兽人AU,01)

阿鏡:

獸人AU




*




Tony得到了一只老虎宝宝,天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故事的开始伴随着Pepper歇斯底里的吼声。




“不,Tony,你不能养一只兽人宝宝;老天,你到底从哪儿弄来的——他的爸妈呢?”Pepper看上去像是要剥了他的皮把他给吃了,一边又因为他手里呆头楞脑的小老虎张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他而散发着一股不协调的、母性的光辉。“你得把这个小可爱还给他的爸妈。”




“我查过了,Pep,找不到——医生说他的体质太弱,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转化成人形,”他手忙脚乱的抱着毛绒绒的小老虎,企图为自己辩解,“你知道的,他可能就是因为这个被遗弃了;如果是无法转化的话他会被送往安置区——他这么小——”




安置区是距离城市有一段距离的特别保留处,专为那些无法转化成人形,也没有人类思考的兽人们设立――明显不适合体质这么脆弱的老虎幼兽。Pepper想起那边的情况,沉默了一会儿不得不承认Tony是对的。




老虎宝宝完全不知道他们正讨论着他的未来,用他大大的脚掌扒着Tony的袖扣企图塞进嘴里,本能性的吸吮。




“也许你可以找别人领养他。”Pepper提出了另外的方案;不过Tony能听出其中的软化。




“但是哪一对兽人父母会想要领养没有血缘关系还不能转化的宝宝?在肉食动物的开销更比草食大得多的情况下?”他直击核心,“要是在收容所待了一个半月还没有人要的话他就会被送往安置区。”




“等等Tony——”Pepper敏锐地抓住重点:她的老板绝对不是会清楚这个的人,更别提哪天自己走进去收容所、跟里头的志工提出要收养没人要的小宝宝。“上个月去收容所的慈善募款——”




她看着眼前男人闭上了嘴,眼神开始闪躲,“老天Anthony Edward Stark——我让你去是让你接受采访和募捐,不是让你带个小老虎宝宝回来!!!!!!你到底哪根筋不对?”




“但——但是他一直看着我——”他的声音弱了下去,怀里的小家伙像是察觉到他俩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不安的开始哼了起来。“拜托,Pepper,他已经在那儿待了一个月又一个礼拜了——”




Pepper面前一人一兽都盯着她看,两双大眼睛里的无辜神色相似得出奇。




“……God,Tony,我不会在半夜还过来这里帮他换尿布的你知道吧?”




“当然了Pepper,他是我的责任,我绝对不会把它扔到你身上的。”Tony信誓旦旦的保证。




“我已经开始后悔了。”干练的女性脸上露出疲惫喃喃说道。




*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的,Pepper逼迫Tony去遗弃幼兽收容所接受慈善(原话是“搞搞慈善好让你的形象正面点儿,要知道,上个月你要是没喝过头吐在法国总统的鞋子上你就不必走这一趟。”),Tony去了,然后收容所人员把一只小老虎塞进他的手里,而接着的两个小时里Tony都在手忙脚乱地保持平衡别把傻呼呼的小老虎掉在地上(顺带一提,这段他努力学习抱小老虎的访谈视频在播出后没多久就被传上了Youtube,他成功地冲高了下至五岁上至一百零五岁女性之间的人气,“看看他是怎么抱那个小东西的,噢,我的心都要化了。”)。




Tony觉得收养这件事百分之九十八点五得怪Pepper——如果她让他去养老院之类的地儿,他肯定不会领只老老虎回家,所以你瞧,这都得怪他的秘书。(剩下一点五怪收容所志工)




Pepper早就知道她的老板的德性,所以她对于Tony的指责不屑一顾。“所有的用品都在这儿了。”她说,同时伸手逗弄了两下小老虎,小老虎抬起大大的脚掌试图抓住她的手指,“我要回公司了。”




“你不能就这样丢下我!”Tony开始哀嚎,“我连怎么泡奶粉都不会!”




“学就行了,你可是个高材生。没道理你能十九岁就从MIT毕业却学不会泡奶粉——何况三百字以前你才说你绝对不会把它变成我的责任。”她无动于衷。




“不,Pepper, Steve是我的责任,我是你的责任,所以Steve也是你的责任。”他狡辩道,小老虎——Steve则是已经习惯他身旁两人抬高了音量讲话,一点害怕也没有,挣扎着想要溜出Tony的怀抱下地乱跑。




“回公司跟照顾Steve选一个。”Pepper双手环胸,“我并不介意把Steve带走。”




Tony立刻把Steve紧抱在怀中,“你不能逼我回去面对董事会,那群老头的褶子简直让我食不下咽。”




“那你会学着照顾牠?”她好整以暇的问,十分满意的看着Tony吹胡子瞪眼睛。




“当然了,这是我把牠从收容所里带回来就下定决心要学的事。”他拍拍胸脯放话。




“好孩子。”她拍了拍Tony怀里毛绒绒的脑袋,又拍了Tony毛绒绒的脑袋,然后转身无视了两双希望她留下的大眼睛,转身从电梯离开。




“……看来只剩下我和你啦,小家伙。”Tony把怀里的小老虎往上掂了掂,后者十分乖巧地哼了两声,毛团团就像个小暖炉似的散发着热量,抱起来异常的能够安抚人。




难怪这世界永远不缺抱抱熊的销量。




“让我们看看能给你弄点什么吃。”他朝着明显还什么都听不懂的小老虎说,试了两下,发现怀里抱着娃让他连奶瓶盖子都打不开之后,无奈地把站都没法站稳的Steve放上了流理台。




有了两只手的合作,Tony成功的打开奶瓶和奶粉罐盖子,又想起了什么转身去客厅翻Pepper给他带的育婴手册――养宝宝真不是件容易事,他在MIT里的课本都没这么多。“呃,食物……第三章,一百零九页……好的,在这儿了……”




Tony边翻边再度踱进了厨房,然后一抬头就惊出了一身冷汗。小老虎大大的脑袋就探在流理台边缘外,一副要栽不栽的模样,在看到Tony之后还特别欢快的要往前扑――Tony吓得扔开了手上的书一个箭步,刚好接住了老虎幼崽。




Steve似乎完全没发现刚才的惊险,就是一个劲儿的要往Tony怀里钻,“嘿、嘿――你不能――你不能就这样……”他把在他怀里乱拱的小老虎托起来,试图和后者讲点道理,威严的朝着对方训话,并且在接触到Steve全然无辜的眼神时,明白这一点用处也没有。




“……好吧,是我的错。”他颓然的垂下肩膀,轻拍了下小老虎的的屁股,站起身来从橱柜里拿了一只色拉碗,把Steve放了进去。




“现在你被禁足了。”他严肅地宣布道,接着从地板上拾起育婴手册,继续他被中断的人生第一次泡奶粉事业。




TBC.



评论

热度(293)